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世界语学习论坛世界语学习讨论区胡国柱老师帖子专区 Afiŝejo por Guozhu → 悼柴泽民 Funebra Versparo

您是本帖的第 265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悼柴泽民 Funebra Versparo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悼柴泽民 Funebra Versparo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Versparo Funebra pri la Forpaso de Veterana Esp-isto Chai Zeming

Neforgeseble: Lastjare Vi honoras nin per propra manskribo trezora
Kondolence: Ni jxuras dauxrigi nian aferon per penado labora.

   Kun alta respekto dedicxas HU Guozhu
     Prezidanto de Hubei-a Esperanto-Asocio
         2010-06-09 Wuhan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9 14:00:39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2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悼柴泽民世运前辈仙逝

己丑赠墨宝 难忘先辈深情题词寄厚谊
庚寅传噩耗 痛悼柴老誓将遗愿化宏图
 
            湖北省世协理事长 国柱敬挽 2010.6.9.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9 14:02:51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3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我和世界语(柴泽民口述 韦山整理)2008-04-02 10:39
我 和 世 界 语

柴泽民口述 韦山整理


      1916年10月我出生在山西省闻喜县城一个贫民家庭。父亲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是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和哥哥姐姐拉扯成人,千辛万苦地供我上学读书,希望我成为有用的人才。母亲的坚毅的性格在我的遗传基因里保留下来,母亲的教育成为我今后革命人生的重大动力。
  我自幼刻苦好学,对文学情有独钟,更喜欢探讨社会人生问题。1933年初,我在一些进步青年那里读到了《北斗》、《共产国际》、《布尔什维克》、《北方红旗》等革命刊物,从中获取了一股探求真理的新奇力量。中学毕业后,因无钱继续上学,我在本县一所小学任教。在这里,我参与发起成立了“反帝大同盟”,积极主张宣传抗日,反对不抵抗主义,并抵制和反对当局对进步力量的压制与迫害。在党的领导下,在这个团体的影响下,我们举行了反对小学教员的检定斗争和领导了闻喜中学的反对会考的斗争。在这一系列的斗争运动中,我表现得积极、勇敢、坚定,在斗争中光荣地被吸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后来,由于反动当局对进步教员的检定政策,我被清退出教育界。1934年受党组织指派,我到了运城师范学习,参与恢复那里遭到破坏的教师联盟和社科联盟的活动。在运城师范我接触了更多的马列主义理论书籍,更加坚定了我的革命信念。当时由于中国的进步书籍比较少,我就想学习英文从外国书籍里面获得更多的革命理论。我在师范学校的主课有三门,国文、数学和英文。为了更好地掌握英文,我又在选修课里选了英文,以便更多地掌握外语知识。

      1935年春天,我从学校回家探亲。路上遇闻喜中学一个同学,他告诉我,闻喜县的共产党组织遭到破坏,警察局正在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告诉我赶快到外地躲避。当时在路上听到这个消息令我进退两难,不回家吧,详细情况不了解,回家吧,我家就在警察局附近,很容易被敌人发现。况且我还随身带着一些进步书籍正好给敌人做了抓我的证据。思前想后,我决定还是冒一下险,回家里看看。于是我绕过警察局偷偷回到家里。母亲一看见我马上哭着说:“这时候你还回家干什么,敌人正在到处找你。你马上走,过了黄河就安全了”。再问他别的情况她也不知道,说不清楚,看到这种情况,我就只好把带回家的进步书籍掩藏好,匆匆和母亲道别。那时家里穷,也没有盘缠,就揣上了两个祭祀先人的枣馍馍骑上自行车连夜赶回运城。回到学校,由于敌人还没上报到省城批准,所以运城还没有出现抓我的通缉令。与同志们商量,乘敌人通缉令还没下来,赶快离开学校为好。去哪里呢?那年我才19岁,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而且没有盘缠,怎么办呢?当时学校里有个老师,平时对进步学生非常友好,但因互相都没有暴露党员身份,我们估计他是党员,于是就大胆地去找他,说我现在遇到困难,要离开学校,没有盘缠,老师能不能帮助我一下。老师二话没说,给了我十几块现洋,说够不够?你先拿去作盘缠吧。我连忙说:“够了”。有了老师的资助,次日一早我跑了40里路,到解县公路旁一个小店住下,正巧在那里我碰到了闻喜县委书记席荆山,他也是躲避敌人的搜捕。准备到河南。

       我们商量一下,先过黄河再说。他说有个亲戚在灵宝,先到那里去借一点钱再去往西安。就这样我们骑上他的自行车,我带着他赶到了关帝庙吃了一顿饭,雇了两个牲口,贩过廿里岭,到大禹渡住了一晚上过了黄河。到了河南灵宝县这才放下心来。终于甩开了山西敌人的追捕。找到他的亲戚,也没有借到钱,我想到我有个姐夫在陕西华阴县农业机械厂工作,就决定坐火车去华阴。由于是第一次坐火车,我什么都不懂,把自行车也搬上了车厢放到过道里。后来铁路警察过来说这是谁的自行车,怎么放在过道里?我连忙说是我的,不知道该放在那里啊。后来经人指点才把车子送到了行李车上。由于初次出远门,一路上闹了不少笑话。好不容易到了华阴找到了姐夫,他也困难,没有办法帮助我们,于是我们就到了西安,想在那里找份工作。在西安逗留了几天,由于时局动荡,很难安顿下来,于是席荆山就对我说,你还是去华阴找你的亲戚想把法吧,我到甘肃去想办法。就这样分手后我又回到了华阴。

       我找到姐夫说无论如何帮我找个工作,哪怕是当兵也行。姐夫说你年龄小,身体弱,扛不动枪怎么当兵?后来我说当个看护兵总行吧。于是姐夫把我介绍到他亲戚那里去当看护兵。等了三个月来那个看护病也当不上。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名额,不料想又被军医处长的勤务兵当上了。我又被挤掉了。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杨虎城西北军的军医处来招考老看护兵去学军医。我虽然不是老看护兵,但是我也去参加了考试。因为我在学校接触过一些生理学和解剖学,居然被我考上了。于是我就到了西安西北绥靖公署军医处做学员了。

       在西安有很多山西的老乡。这里不能不提到景梅九老先生。景梅久先生是孙中山同盟时代的元老,也是有名的大才子。他精通6门外语,包括世界语。当时人称“南梁(启超)北景(梅九)”。当时很多山西的老乡流落到西安,都去找他老人家帮忙介绍工作。景梅九为人很仗义,经常帮助山西老乡安排工作,解决困难。当时景梅久在西安开办了世界语协会,宣传、介绍世界语。我有一个同学也到了西安,没有工作就去求景梅久先生帮忙。由于一时没有合适的地方安排工作,景梅久就把他安排在世界语协会里帮助工作。我就是在寻找的这个同学的时候知道世界语的。

       当我接触了世界语以后,觉得它真是很好的一种语言。于是我就参加了世界语学习。很快我就入了门,并且能够翻译一些文章了。为了提高语言水平,我还向上海订阅了《LA MONDO》杂志,从中了解到更多的世界语运动的情况。西安世界语学会没有专职人员,都是兼职的。我们接触最多的有绥靖公署文书上尉李锦章。我们经常一起出去活动。(解放以后他在西安师范大学任党委书记,改名叫李绵。我曾经去西安看过他)另外一个经常给我们上课的姓薛。(名字现在记不起了。解放后在民委工作。以后听说由于党籍问题情况不明)在我的带动下,我们军医处的一些同学也都喜欢上了世界语,有时间我们就一起去世界语协会参加学习。后来我们的行动被军医处长知道了,他就把我们找去训话。他说:“你们这些穷小子,只要好好地学医,一辈子的饭碗都有了。还学什么世界语,还想当什么外交官啊?以后不许再去学习世界语了。”(真没想到几十年后我还真的成了外交官。这是后话)我们当时这个耳朵听了那个耳朵冒了,依然我行我素去学习世界语。学习了世界语以后,我就考虑如何利用世界语这个工具来为革命事业做点贡献,把世界语同宣传我党政策的结合起来。于是我就创办了《更生》半月刊来宣传抗日主张。同时,我不仅坚持每天晚上学习世界语,还在工商日报上创办副刊“我们的语言”,专门撰写稿件来宣传世界语和拉丁化新文字。
       我记得 “我们的语言”一共出版了8期。后来由于我在《更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被国民党特务机关查抄了,《更生》杂志的社长、总编、记者和我都被他们抓了起来。经过特务们审查一个礼拜后后来把我们又送到交费总司令部军法处。当时的军法官都是东北大学的学生,他们抗日情绪很高,因此对我们宣传抗日还是同情的。所以在审理我们案件的时候就比那些特务们宽松多了。他问我为什么要学习世界语。我说:“我是学医的,那个世界语的创始人柴门霍夫也是个眼科医生。我学习了世界语就可以学习他的医学原著,提高我的医术”。我的巧妙回答他也只是笑了笑,知道我是在说谎。又问我是否CP、CY,当时我回答都不知道。他们又查不出我是共产党的证据,这时西安又正处于革命的高潮,最后只好宣判我无罪释放。不过《更生》杂志也被迫停刊,社长以违背出出版法罚款了事。

       我被放回到军医训练班后,正是世界语诞生50周年。在我被捕以前,我已经准备在报纸上出专刊纪念世界语五十周年。我从《LA MONDO》仿照柴门霍夫的肖像用木刻了一张像,这时正好用上来纪年世界语50周年。同时为了不被特务们注意,我到张学良的“长安晚报”联系,利用它来作掩护色。我又找到了景梅九写了两篇纪念文章,就这样同敌人作斗争,不停止地宣传世界语。我还找了一个朋友筹了一笔款开了一个世界语的书店。这样世界语运动在西安不仅未被敌人镇压下去,而且更加发展起来。不久发生了西安事变,整个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为了巩固和发展西北军,我也被派往42师。抗战开始后随42师开往华北抗日战场。当42师在娘子关战败后,42师残余部分撤退到晋南,我回到家乡找到了组织,担任了闻喜县委组织部长,组建了抗日游击队在家乡开展武装抗日游击斗争。由于战争的原因,我也不得不暂时告别了我心爱的世界语,放下了笔杆子,拿起了枪杆子,投入到民族解放事业中去。

       解放以后由于工作繁忙也没有机会接触世界语。1988年,很偶然我又听到了有关世界语的信息。我是在报纸上看到有世界语活动消息的。我就主动打电话给北京的世界语组织,说:“搞世界语活动怎么把我这个老世界语者忘掉了啊?”当我到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参加了世界语之友会的座谈会以后,就经常参加一些国际和国内的世界语活动了。我还被选为中国世界语之友会的副会长。1994年楚图南同志去世后,在 1996年我接任了第二任世界语之友会会长的职务。我对世界语的感情很深。尽管学得不够好,但是我对世界语却种下了深厚的感情。在我有生之年,我要尽我的力量为世界语多做一些工作。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9 14:04:35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4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藏头诗:别了,绿色大使

 
念大使因何来?
门初开君抬爱;
遍绿州终如一,
心浩荡风蔚然。
                丁 及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9 14:16:57
绿帆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铜牌世界语者
文章:32
积分:38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9月9日
5
 用支付宝给绿帆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绿帆

发贴心情

七十年的世界语情缘

邹国相 陈吉 王彦京


25年前的1981年,为促进社会各界对世界语的了解,扩大世界语在中国的影响,进一步推广世界语,在国际上为世界语运动增添一份道义上的力量,推动世界语运动更广泛的发展,由楚图南、胡愈之、巴金、夏衍等10位社会知名人士发起成立了世界语之友会。首任会长是楚图南,副会长为黄华、胡绳、柴泽民、罗俊和陈昊苏。

12年前的1994年,楚图南会长在临终前说:“要继续办好世界语之友会,请柴泽民同志接我的班!”其实早在90年代初,柴老曾专门到楚图南家拜访,当时陪同柴老的还有北京世协的王彦京,在那次拜访中,楚图老非常赞赏柴老对世界语工作的热情,他说柴老年纪还轻,身体也好,在外交界很有影响,希望柴老能够利用自己的影响推动世界语工作,他希望柴老能够接过世界语之友会会长的职务。1996年,世界语之友会换届选举时,柴泽民当选为第二届会长。十年来,对于中国世界语的活动,柴老一直倾全力支持,他曾经因为参加世界语的活动而错过重要的外交会见;他一直说:“我对世界语的感情很深、很远,我在30年代学习世界语,尽管学得不好,但对世界语却种下了深厚的感情……”

七十年的世界语情缘 柴泽民1916年10月出生在山西闻喜县一个贫民家庭,他自幼好学,后考入运城师范学校并在那里接触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三十年代中期,由于党员的身分暴露,柴泽民不得不离开他的家乡山西闻喜来到西安,在那里他先到杨虎城的部队当看护兵,后考入绥靖公署军医处学习医学,也就在这段时间他结识了懂得几种外语的同盟会成员景梅九,并从他那里知道了世界语并了解到世界语是一种进步的语言,是为人类和平而服务的语言,这使柴泽民对世界语产生了兴趣,他特别希望了解更多的知识,了解外面的世界。在了解到世界语简单易学、容易掌握以后,柴泽民报名参加了当时景梅九成立的西安世界语学会的世界语培训班。除了参加世界语学习班,他还订阅了当时上海出版的《LA MONDO》杂志,了解更多的国际和国内的世界语运动。那时和他同去学会学习世界语的还有他在医学班的同学。在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吃完晚饭后,柴泽民和他的一伙同学就去世界语班学习世界语,可是不久他们的行动被军医处的处长知道了,遭到了他的反对。那位不知世界语为何物的军医处处长把他们一班学生集合起来狠狠批评了一通:“你们只要学好医就一辈子的饭碗都有了,学什么世界语?!难道还想当外交官不成?”没想到,这位军医处长当年一句不经意的假设,后来成为柴泽民真正的职业——外交官。

同那个时代的进步世界语者一样,在接触了世界语以后,柴泽民一方面希望通过世界语拓展自己的眼界、增长知识;一方面也在考虑是否能够利用世界语为党做一些宣传工作,于是他撰写文章利用一些进步报刊宣传世界语和新文字,他利用《工商日报》副刊开辟“我们的语言”专刊,每周一期,专门组织撰写稿件宣传世界语和新文字,至今柴老还清楚的记得当年一共出了8期。然而在那个年代,进步的东西总是要受到反动统治者的严密监控,由于柴泽民经常撰写和翻译世界语文章,所以他也被当时的西安军警稽查处叫去讯问,当被问及为什么学习和使用世界语时,柴泽民巧妙地解释说:“世界语的创始人柴门霍夫是波兰的眼科医生,我是学医的,我学习世界语可以读他的医学原著。”他的巧妙周旋使得他得以安全度过那段敏感的岁月。

忘记孩子名字的父亲

无论为人还是为官,柴泽民始终保持着内敛、朴素、不饰张扬的个性。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他一直沉浸在对上世纪30年代的回忆中,绝少提及他的外交生涯,而后者是他真正的光环所在:“新中国首任驻美大使,著名外交家……”就像外界诸多媒体对他的报道一样。然而有多少人知道,在这些光环的背后,他的付出也是巨大的。柴老告诉我们做外交官时,因为常年驻外,所以与孩子们都生疏了,一次从埃及回来,去幼儿园接孩子,幼儿园的老师问他孩子的名字,这一问让他愣住了,他竟然记不起孩子的名字了,而在房间里的孩子也因为生疏,愣愣地看着他半天没有说话……

在他担任驻美大使期间,正是国内“出国热”盛行的时候,他的孩子们也曾经希望能借他在美国的机会去美国学习,这遭到了柴泽民的断然拒绝:“要出国凭自己本事,借后门出国没门!”在他的影响下,五个孩子个个自力更生,没有一个依靠父亲的名望和势力在求学和就业上为自己谋得利益;他们有的参军留在部队,有的转业后到地方工作,也有的毕业后直接参加了社会工作,柴老的五个子女中没有一个从事外交工作,当我们问他是否为此会多少有些遗憾的时候,柴老欣慰地说:“他们自力更生是好现象,是好的典范,我不遗憾!”

平易近人的柴老

接触过柴老的人都会用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形容他,同去柴老家采访的原全国世协副会长、世界语之友会秘书长邹国相提问:“您(指柴老)长时间担任外交官,而且不是一般的外交官,是大使,但您说话却没有官腔,也不摆官架子,您是位可亲可敬的老人,您的这种作风是怎样形成的?”面对提问柴老笑笑,谦虚地说:“我没有做过官,一直做群众工作,抗战时期,我参加游击队,游击队是人民群众的部队,我做的工作始终离不开人民……”柴泽民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母亲的教育和个人的经历无疑对于他的一生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善待周围的每一个人,善待兄弟姐妹、善待战友同事”这些对于日后柴泽民平实朴素、平易近人性格的形成起着积极的作用。参加革命以后,在部队中“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直告诫着他,做一名好的军人,他说“作为共产党员,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应该做人民的勤务员。”抗战期间柴泽民曾经担任过中共闻喜县组织部部长、晋豫区条西地委书记,无论在哪个岗位,他始终视自己为军队中的普通一兵。他给我们讲了一个小故事:在30年代,他在部队当政委的时候,连队里有个小兵是他的老乡,小兵觉得在连队里太苦了,所以找到他,提出给他当勤务员。考虑当时确实需要一名勤务员,所以柴泽民就把那名小战士留在了身边,可是没过多久小战士就抱怨地跟他说:“以为跟着你能吃香喝辣的享福呢,怎么整天都跟你吃面呢?!”讲到这里柴老哈哈大笑了起来。

环视柴老的客厅,这里没有豪华的陈设,没有精美的装修,除了书籍、照片和各种资料以外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对于这里,世协的老同志们并不陌生,他们常到这里来汇报工作或邀请柴老参加世界语的活动,而每次邀请柴老几乎都没有拒绝过。柴老不曾用他的权力为他的儿女家庭谋得一点利益,但是为世界语运动的发展,他一直不遗余力地做着贡献。

坚信理想,无私奉献

1988年,柴泽民首次参加在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举行的世界语之友会座谈会。会后,北京世协的同志专门采访了柴老。一见面,柴老就风趣地说:“我是在报纸上看到有世界语活动的消息的,我就主动打电话找北京的世界语组织,我说,怎么世界语活动把我这个老世界语者忘掉了?”

近15年来,柴老不仅亲自参加世界语活动,而且先后担任了一些国际和国内世界语会议筹备组织的重要职务,对争取各级政府的支持和大会圆满成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1989年12月15日,在北京国际俱乐部,中华全协、世界语之友会、北京世协等16家单位联合举行柴门霍夫博士诞辰130周年纪念会。其中,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中国联合国协会、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等单位都是柴老出面邀请的,使得纪念大会规格大大提高,中央和北京电视台都在当晚进行了新闻报道。

1999年8月17日,第四届全国世界语大会在桂林开幕。有的世界语者为了个人私利,污蔑全国世协与法轮功有关系,当地政府因此不敢支持这次大会。为此,协会特别请柴老出席开幕式,以保证大会顺利召开。其实,那时柴老对于开会几天的日程已经有了安排,但出于对世界语运动的关心,83岁高龄的柴老还是决定改变安排,参加世界语大会。日程的安排十分紧凑,16日晚,柴老到桂林,17日上午开幕式一结束柴老又乘飞机返回北京,出席下午在北京的另外的会议。

在筹备2004年第89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中,柴老同样尽心尽力,在聘请国家领导人担任大会最高监护人、邀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担任大会筹委会名誉主席出席大会开幕式、联系外交部领导人接见国际世协主席、副主席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几十年来,柴老对于世界语运动的支持与奉献是始终如一的,这完全是出于他对世界语的期望,就像他在2005年9月在全国第六届世界语大会上的题词:让世界语为构建和平友爱进步和谐的社会服务!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9 21:20:18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6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skribas Zhang Dancheng
上世纪大概在60年代,喜看报的人,隔段时间,报上就会有一个很小的例行公报,
除日期和会谈的次数外,内容一字不多,一字不减,像是刻板文字和内容,十多年不变。
一两行文字枯燥地说:某月某日,中美两关举行了第XX次会谈。下次会谈在X月X日举行。
这其中的一方代表就是柴泽民大使。
始未料,我在其晚年才知他是柴门霍夫的追随者。
去年,湖北省世协成立三十周年之际,他书赠湖北省世界语协会的条幅,字字劲猷,
其“武昌首义”,一语双关,妙绝。非武汉的绿色老人不能深深体会个中意味也。
未料柴公遽然仙逝,天上从此又增一柴公,两柴公当佑我人间绿语郁郁苍苍也。
谨以此数语悼唁柴泽民先生。
                                                          张丹忱 2001年6月8日23时45分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10 6:15:55
纠错疯子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金牌世界语者
文章:286
积分:19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0年3月17日
7
 用支付宝给纠错疯子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纠错疯子

发贴心情
沉痛悼念柴老!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10 11:31:44
xiaolili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552
积分:2164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8月1日
8
 用支付宝给xiaolili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xiaolili

发贴心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13 20:42:30
xiaolili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552
积分:2164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8月1日
9
 用支付宝给xiaolili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xiaolili

发贴心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13 20:43:41

 9   9   1/1页      1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6 - 2018 Elerno.Cn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页面执行时间 0.32813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