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世界语学习论坛世界语学习讨论区胡国柱老师帖子专区 Afiŝejo por Guozhu → 普希金《致凯恩》(2) Pusxkin al Kern

您是本帖的第 367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普希金《致凯恩》(2) Pusxkin al Kern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普希金《致凯恩》(2) Pusxkin al Kern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la duan esp-igon mi trovis en la suba adreso
http://donh.best.vwh.net/Esperanto/Literaturo/Poezio/kern.html

Al A. P. Kern
de Aleksandro PUSxKIN
elrusigis
Boris KOLKER
30an de novembro 2002
30an de novembro 2002

Memoras mi pri temp' tenera,
Dum vi aperis antaux mi,
Kiel vizio efemera
Kaj kiel pura belgeni'.

En la langvor' de trist' sencxesa,
En la angor' de bru-babil',
Audigxis via vocx' karesa,
Vidigxis via cxarma bild'.

Sub prem' de temp' kaj ?torm' ekscesa
Disigxis mia reva mild'.
Forgesis mi pri vocx' karesa,
Pri via elcxiela bild'.

En la ekzila atmosfero
Vegetis mia vivodram',
Sen adorato, sen espero,
Sen viv', sen larmoj kaj sen am'.

Vekigx' al koro venis vera.
Vi reaperis anta? mi,
Kiel vizio efemera
Kaj kiel pura belgeni'.

La kor' ekstazas en libero,
Por gxi aperis ree jam
Kaj adorato, kaj espero,
kaj viv', kaj larmoj kaj la am'.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0 6:10:38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2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http://www.esfq.com/bbs/dispbbs.asp?boardID=13&ID=2471&page=1

普希金(1799~1837)
Pushkin,Aleksandr Sergeevich

俄国作家。1799年6月6日生于莫斯科一个贵族世家,1837年2月10日卒于圣彼得堡。
生平和创作 普希金的伯父是诗人,家中藏书甚丰,当时一些知名文人常与普希金一家交往。8岁开始用法文写诗,1811年进圣彼得堡皇村贵族子弟学校学习。进步教师的启蒙主义教导和1812年的卫国战争激发了他的自由思想和爱国热情。

1819年,20岁的普希金遇到19岁的凯恩(52岁将军的妻子),或许就注定了一生的苦难。1842年,只有年老的奶娘陪着被发原籍的普希金,1843年,凯恩来这探亲,俩人再次会晤。《致凯恩》被称为“爱情诗卓绝的典范”,传诵全俄,1839年被格林卡谱成歌曲《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0 6:13:45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3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戈宝权另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

在那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那喧闹的浮华生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倩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暴风骤雨般的激变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却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倩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日子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倾心的人,没有诗的灵魂,
没有眼泪,没有生命,也没有爱情。
 
如今心灵已开始苏醒,
这时在我的面前又重新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
 
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
心中的一切又中心苏醒,
有人倾心的人,有了诗的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1825

                          戈宝权译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0 6:15:21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4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http://home.comcast.net/~kneller/wondrous.html
   【英译 1 】:
  To... (Kern)
  I still recall the wondrous moment
  When you appeared before my eyes,
  Just like a fleeting apparition,
  Just like pure beauty's distillation.
  
  When'er I languished in the throes of hopeless grief
  Amid the troubles of life's vanity,
  Your sweet voice lingered on in me,
  Your dear face came to me in dreams.
  
  Years passed. The raging, gusty storms
  Dispersed my former reveries,
  And I forgot your tender voice,
  Your features so divine.
  
  In exile, in confinement's gloom,
  My uneventful days wore on,
  Bereft of awe and inspiration
  Bereft of tears, of life, of love.
  
  My soul awakened once again:
  And once again you came to me,
  Just like a fleeting apparition
  Just like pure beauty's distillation.
  
  My heart again resounds in rapture,
  Within it once again arise
  Feelings of awe and inspiration,
  Of life itself, of tears, and love.

  
Aleksander Pushkin, 1825
Translated by Andrey Kneller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0 6:18:15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5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转帖]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

                           (1799~1837)

    普希金是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被誉为“俄国文学之父”、“俄国诗歌的太阳”。普希金被高尔基誉为“一切开端的开端 ”。

    果戈理说:“一提到普希金的名字,马上就会突然想起这是一位俄罗斯民族诗人。……在他身上,俄罗斯的大自然、俄罗斯的灵魂、俄罗斯的语言、俄罗斯的性格反映得那样纯洁,那样美,就像在凸出的光学玻璃上反映出来的风景一样。”

      普希金在其并不太长的创作生涯中,为我们留下了包括诗歌、小说、戏剧、文论、史著等大量文学遗产;而在这一切之中,最为后人所喜爱、所传颂的,首先就是他的抒情诗作。

     《致凯恩》写於1825年,1819年,普希金20岁时,第一次在彼得堡艺术学院院长奥列宁的家中见到凯恩,那时她才19岁,却已成了一位52岁的将军的妻子。希金在彼得堡和她相识。1824年8月,普希金在宪警的押送下被发配到原籍米哈伊洛夫斯克村,陪伴他的只有年老的奶娘。

    1825年夏天,凯恩凑巧在诗人家乡与诗人见面,凯恩是来与米哈依洛夫斯克村毗邻的三山村中一位亲戚家做客的。普希金与凯恩一起散步、交谈,度过了几天美好的时光。凯恩离开三山村的这一天,普希金送了《叶甫盖尼·奥涅金》的第二章给她,其中就夹了这首诗,署的日期是“一八二五年七月十九日”。

     凯恩后来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写道:“他清早赶来,作为送别,他给我带来了一册《奥涅金》的第二章,在没甬裁开的诗页间我发现了一张折成四层的信纸,上面写有'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等等,等等。当我准备把这个诗的礼物放进手钊盒里时,他久久地看着我,然后猛然把诗夺了过去,不想还给我我苦苦哀求,才又得到它,当时他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我不安道。”

    诗人在意外的欢欣之中写下了这首被誉为“爱情诗卓绝的典范”的作品,《致凯恩》这首诗歌是情诗的典范之作,是普希金写得最美的一首。

    普希金的爱是幸运的,凯恩给了普希金两个美妙的瞬间,而她自己却因普希金的诗而获得了永恒。在手稿上,普希金在这首诗边还画了一幅凯恩的速写头像,凯恩的形象、温柔的声音和天仙似的倩影,都永久地定格在普希金的诗歌中了。  

     《致凯恩》写的就是这种瞬间的爱的感受以及由之带来的长久的爱的回味。爱,往往是一见钟情式的,在一个瞬间突然产生的。爱,又可能是朦胧的,生成之后仍往往不能被清晰地意识到,待到某一类机的出现,情感的闸门才可能被突然地打开。

    诗的第一节写诗人当年在彼得堡遇见凯恩时的美妙情景。“幻影”“精灵”,美得让人目眩神迷,美得几乎如堕梦境。第二节写那一瞬间给诗人留下的长久的记忆,第三节写爱的淡忘,第四节写没有爱的生活;第五节写又一个瞬间的到来,“心灵已开始苏醒”,第六节写爱的拥有。

    全诗划为两段,(一)前四节写过去的一瞬。(二)后两节写如今的一瞬。这结构上的不匀称,能给我们一个不祥能预感:第二次相见的瞬间之后,又将是再一次淡忘和愁苦?联系到凯恩的回忆,联系到这首诗的送别的使命,我们能感觉到,这首诗中充盈的并不全是爱的“狂喜”。

    许多年过去了,“在流放的阴暗生活中”,诗人失掉了“灵感”,失掉了“眼泪”乃至“生命”,以为那火炬已然熄灭。这时,“我的眼前又重新出现了你”,凯恩在诗人灵魂深处的火炬依然闪耀着迷人的光辉。诗人借爱情写苦难,又借苦难写爱情,让优美的诗意透着忧伤,又让忧伤散发着优美的诗意。

    这首诗最突出的写作特色,就是重沓。第一节的后三句和第五节的后三句,第二节的后两句和第三节的后两句,第四节的后两句和第六节的后两句,都是近乎逐字逐句的“重叠堆积”。也就是说,全诗每一节的后两句都是由反复构成的。

    诗句的重复仿佛是两个美妙瞬间的叠加,或暗示更多的记忆场景在诗人心目中的重迭;连续的复沓,造成一种一咏三叹的语音效果,既体现了对瞬间的深情回忆,也表达了对新的别离的难舍;

    这些前后的重复,同时也是一种对比,对两个瞬间的描写是同样的,而关于声音和倩影、关于灵感眼泪生命爱情的诗句则是相对立的,这表明:有爱与无爱的生活多么地不同,有过爱的瞬间和没有过爱的瞬间的生命多么地不同!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10 6:36:56

 5   5   1/1页      1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6 - 2018 Elerno.Cn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页面执行时间 0.06152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