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 越 四 人 组

叶费牧·扎伊德曼


 

2003年度过了俄国世界语先驱尼古拉·波罗夫克诞辰140周年和逝世90周年,正是此人凭借柴门霍夫的《关于世界语起源的一封信》而特别闻名于世界语界。通过潜心研究波罗夫克,人们明白了:他的命运与其他三位世界语者柴可夫斯卡亚、奥斯特罗夫斯基和朗莱特如此紧密相连,以致不可能把他们分开来讲述。

关于柴可夫斯卡亚,人们知道:作为对《第一书》的答复,柴门霍夫在1887年收到了一封寄自克里米亚一位15岁女孩的信件。信中用世界语写道:她已经学会了这种语言,并向自己的朋友教授。这位女孩寄自克里米亚的事实,促使我对其进行研究:她是谁,她住在克里米亚的哪座城市。可能住在我的城市雅尔塔吗?她不是俄国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吗?

大名排在第三位,来自雅尔塔的伊黎亚·奥斯特罗夫斯基博士,长期以来一直使我耳濡目染,赏心悦目。在一本旧波兰杂志,我读到过:在创始时期,他曾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世界语者之一。在一期《匈牙利生活》旧刊里,我读到过:来自雅尔塔的奥斯特罗夫斯基博士在第一届国际世界语大会期间首创地把当地世界语小组制作的世界语旗帜合法化。我研究过他的生活和世界语行动。从维也纳国际世界语博物馆中,我获得几期俄国第一本杂志——《世界语》。1905年他就是该杂志的创立者和主编。在杂志里,奥斯特罗夫斯基写道:他在1892年,和自己10岁的女儿娜迪娅一起,开始学习这门语言并大力推广,做了许多通信,但没有口语实践。于是,他邀请名字刊登在那时第一本杂志《世界语者》的19岁的瑞典积极世界语者伐尔德玛儿·朗莱特到雅尔塔。奥斯特罗夫斯基安排的这次旅行,导致朗莱特和他的朋友爱兹儿在一路上处处都遇到世界语者。在敖德萨世界语俱乐部,朗莱特与尼古拉*波罗夫克、安东尼娜*柴可夫斯卡亚(这是一位迷一样的克里米亚姑娘)相识,陪他们到雅尔塔,并为横穿克里米亚山区作向导。那时的奥斯特罗夫斯基,特别担任俄国著名作家安东·契可夫的私人医生,在市中心拥有一座名为“世界语”的别墅和三处房产。几年前,雅尔塔世界语俱乐部在其中一处为伊黎亚·奥斯特罗夫斯基建起了一座刻有俄语和世界语的大理石纪念碑。世界语集会时,世界语旗子就在纪念碑上空高高飘扬。

只是在我阅读到奥斯特罗夫斯基的故事时,朗莱特这个名字才第一次映入我的眼帘。在《世界语百科》里,我找到了有关我们先驱们的一些陈述。关于奥斯特罗夫斯基,他只是做过大量世界语宣传,在1895年得到出版世界语杂志的许可,而且在1905年至1910年期间,他是语言委员会成员。但简要浏览一下《世界语者》和《地址录》就会发现:他是一位十分积极的世界语者。1893年,在不到900名《世界语者》杂志征订者中,他就招募了100名。在《地址录》里唯独他从俄国城市和其他国家招募了将近250名世界语者。

关于波罗夫克,大家从《世界语百科》里得知:他在西伯利亚流放时学习世界语,他踊跃参加敖德萨的世界语运动,在1896—1897年曾任圣·彼得堡“希望社”的第二任主席,而且在1911-1912年,他全神贯注地与加斯东·慕克就自己世界语名字的标音书写展开了争论。书中紧挨着他的是有关他的妻子波罗夫克·柴可夫斯卡亚的信息,比较短,但更纯文学:她出版和散发反对世界语改革的呼吁,陪同朗莱特首次俄国之旅穿过克里米亚,在往返敖德萨和雅尔塔的蒸汽船上多次举办世界语演讲,并招募了著名作家柯罗连科。

 关于伐尔德玛儿·朗莱特,书中记载:他是《国际语》杂志共同创建者、瑞典世界语联盟首任主席、世界语旅行者、1925年与他的世界语朋友波罗夫克的女儿尼娜结婚。

即所谓《世界语》俄文版经历了一个世纪、《世界语百科》出版70年后,《机器,正在呐喊》这部书再版了1892年《世界语者》里的波罗夫克小说《在墓中》。这本书的出版人——维也纳国际世界语博物馆馆长马叶在书中简要地描写了波罗夫克的文学活动,提示他实际上就是世界语文学的初期刊本世界语小说家之一,并公开承认缺乏有关波罗夫克后来的踪迹。

有幸的几次巧合帮助了我进一步了解波罗夫克家庭状况。2002年,在雅尔塔市首座城市图书馆100周年庆典之际,首任馆长波罗夫克的名字被大家提起,明确以“我们的波罗夫克”为主题。几乎同时,由尼娜·朗莱特·波罗夫克写的《布达佩斯骚扰》这本书的世界语版也出版了。雅尔塔的世界语者们甚至不怀疑在该市居住并活动的除了奥斯特罗夫斯基博士外还有尼娜·波罗夫克。多亏了亨利、伊思凡、凯勒、莫尼卡(朗莱特的孙女)及一些档案研究资料,我成功地了解到尼古拉和尼娜卓越二人组的许多事情,并深深地理解到:时间抹去哪怕是历史学家们的许多记忆,是多么迅速啊!

2002年12 月4日, 雅尔塔市隆重举办首座公共图书馆建馆100周年庆典活动,我提前从一些世界语图书馆、波兰电台、北京电台得到这个消息。乌兹别克斯坦国际和平博物馆和维也纳国际世界语博物馆分别给图书馆发来了贺电,后者寄赠了《机器,正在呐喊》这部书。国际世界语协会给图书馆寄赠了一些必要的有历史价值的世界语书籍。庆典开始时,图书馆馆长展示了所有的珍品:三本1650年出版的拉丁文书,而且是由波罗夫克1902年赠送给图书馆的。随后,我讲述了他的生活经历。

尼古拉·波罗夫克出身于一个贵族家庭。他的母亲在分娩时意外死了,当他10岁时,他的父亲也不幸走了。士官学校毕业后,这位年轻的军官被派往敖德萨服兵役,但在车站里,他犯下大错,把自己的书丢失了,这些书里有几篇俄国民主人士明令禁止的文章。结果招来五个月的拘留、流放到俄国边远地区服兵役。在那里,军官们的常规工作就是喝酒和玩牌。然而,对文学和科学的热爱却挽救了这位年轻的军官。他一古脑儿学会了法语、英语,在1889年又学了世界语。

五年兵役后,他回到了敖德萨,但是,档案里拘留的记录不允许他在中俄服役任职,于是,他退役当了一名家庭教师。整整六年,他在最好的城市图书馆忙于自我教育,而且成为了一位集哲学家、心理学家、文学家和工程师于一身的百科全书式的有教养之人。1892年,他和吉尔奈成立了俄国首个世界语希望社敖德萨分社。在俱乐部里,他认识了安东尼娜*柴可夫斯卡亚,1895年他们俩正式结婚。

那段时期,柴门霍夫被迫不断周旋于语言改造的各种建议。其中,赞成改造的有格拉鲍斯基、特鲁姆彼得和戴瓦尔。任何改造最原则的反对者就是波罗夫克。1894年他和妻子亲自组织投票,其结果是反对改造。自1892年起,《世界语者》上刊登了波罗夫克写的许多故事——《机会》、《在墓里》、《生命》、《夜》(柴门霍夫在《基础文选》中出版过的)、戏剧《浮士德的最后一幕》、普希金的《无情的客人》散文译作特别版。

在1896年至1897年期间,尼古拉和安东尼娜居住在圣*彼得堡,尼古拉担任当地希望社领导。就在那时,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女儿尼娜出世了。1902年,他们搬到雅尔塔,尼古拉成为市图书馆馆长,并从事科学工作。1904年,他的书《思维心理学》出版,用笔名在市报主持《科学与文学》专栏(在世界语杂志里他的笔名是恩贝)。

1905年沙皇宣言后,报纸刊登了他的三篇尖锐的文章,其结局是全家被逐出该市。然而,在1908年他又出任克里米亚首府西姆裴罗波尔市图书馆馆长,安东尼娜出任市另一图书馆馆长。波罗夫克那时是克里米亚自然研究社的积极分子,领导着几支考古探险队。他的许多文章刊登在中央科学杂志《哲学心理学研究》《教育研究》上,《自然》杂志在他死后刊登了他的最重要的研究《关于会话工具》。波罗夫克死后,安东尼娜与四个孩子相依为命,直到1917年她才接受市政府给孩子们的教育补助。

波罗夫克于1913年2月7日在西姆裴罗波尔逝世。九十年后在雅尔塔隆重举办大理石纪念碑落成庆典,并把纪念碑安装在首座公共图书馆墙上,现在此地成为格鲁吉亚驻克里米亚领事馆。大地世界语俱乐部成员、市图书馆和博物馆代表共50人参加了庆典全过程。市政府参议员、世界语者思特若伊凡斯组织童子军考察了全市多处纪念场所。与会者了解了许多关于波罗夫克和雅尔塔其他世界语先驱的事迹,参观了离领事馆几百米的奥斯特罗夫斯基住所。在开拓时期,雅尔塔是俄国世界语运动中心之一。在当时的世界语者中有几位市代理商、二位公爵、一位伯爵。

1923年,伐尔德玛儿*朗莱特以记者的身份访问莫斯科,在当地找到了带着孩子们的安东尼娜,他向她表示愿意用某种方式来帮助这个处于饥饿状态的家庭,并建议把孩子中的某个带往瑞典。安东尼娜恳求带走需要完成高等音乐教育的尼娜。

当尼娜第一次见到朗莱特这位看起来年青的50岁男人时,她刚刚27岁。从童年时代起,他是她的偶像。在她的床头总是挂着1895年拍的照片,照片上有医生与女儿娜第娅、安东尼娜、朗莱特和爱兹儿。尼娜留在了瑞典,1925年他们俩结婚,在南斯拉夫住过,后来到了匈牙利。在那里,朗莱特任布达佩斯大学瑞典语教授,直到1944,他开始带领瑞典红十字会,与尼娜一起从纳粹和匈牙利法西斯手中挽救了成千上万犹太人的生命。

在斯特哥尔摩有一条以朗莱特名字命名的街道和一所以朗莱特名字命名的学校。尼娜和朗莱特成为“世界正义之人”,去年被授予“以色列荣誉公民”。

伊黎亚·奥斯特罗夫斯基、尼古拉·波罗夫克、安东尼娜·柴可夫斯卡亚和伐尔德玛儿·朗莱特不仅仅是同志,他们超过了朋友。安东尼娜在1894年《世界语者》杂志上写道:“在奥斯特罗夫斯基家里作客,我感到十分愉快,就好象在我亲兄弟家作客。我们甚至是完全的私事也相互帮助,就象真正的亲戚一样。我们相识,多亏了我们的世界语!”是啊!多亏了我们世界语的内在理想,他们才有胜似亲戚的情感。他们真是卓越的四人组!

                                                                              庄企雄 译自《Esperanto》2004年第1期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