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谈谈自己的想法

范柏泉


人名和地名的世界语化会给世界语增加另一套规则。

人名和地名的世界语化会增加人们的认知负担,因为人名和地名本身有自己民族化的名称,如果汉语拼音要转换为世界语,那么其它民族语言的人名和地名是否也要转换为世界语?每个民族的人名和地名都要制定这样一套规则(因为其它民族语言中也肯定有非世界语字母、非世界语读音),那么我们要再制定多少规则呢?

另外,这样的转换也不是双向的,也就是说从汉语拼音转换到世界语后并不能准确地再转换回汉语拼音。如按照上述方案,Urumuqi应转换为Urumukii,但你不能就确定Urumukii中的ki是从q转换过来的,也可能那个地名原来就是这样写的,不是从世界语转换过来的(假如你没有一定的关于乌鲁木齐和汉语地名汉语拼音规则的话)。

如果人名也转换为世界语那无异是给人另起别名了。我可不喜欢别人把我的名字写成Baikiuan,另外别人也没有权利改写我的名字啊!

我看“中国报道”(www.espero.com.cn)中的人名地名现在都是用汉语拼音(除了历史遗留下来的世化地名,其实我更喜欢再世界语中使用Beijing,而不是Pekino,感觉Pekino是老北京,黑白片的北京,而Beijing才是彩色的北京),国家好像也有这样的规定。

关于世界语的改革问题,国际世界语协会和世界语科学院也是分为改革派和保守派的。

在第88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中,一位波兰朋友曾对我说,为什么世界语不用"toileto"这一国际化(不仅仅是英语化)的词汇而用"necesejo"?我想也是的,当初我学习世界语没有汉世词典,就是找不到“厕所”,最后还是别人指点才算知道“厕所”在哪。这需不需要改革呢?在一个机场“厕所”写"toileto"还是"necesejo"具有更佳的认知效果呢?世界语需要多少词汇?别象英语似的词汇量越来越膨胀。

总之有很多问题需要讨论。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