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中国词汇”

彭争鸣


楼下的一些帖子非常有意思,提出了咱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些问题,比如“出恭”的问题。故鄙人刚才坐在necesejo 里的 fekujo 上面想了好一阵子,好象还是不顺畅。请大家帮助来点“开塞露”:)
我认为进入世界语文本的总词汇,从另一个角度划分,应该包括三大部分:通用词汇,特有词汇和人名地名。通用词汇是最基本的词汇,是以欧洲语言为基础的、且已被世界语公众广泛使用的部分。特有词汇是渐次来自于各民族、地域,表达一些用通用词汇很难表达清楚的概念的词汇。是为我们目前正在讨论的部分。人名地名类似于网络里的“域名”,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有时候甚至是不可解释的。
对这三类词汇,我认为应该以不同的原则处理。我主张的原则如下:

通用词汇:在柴门霍夫FUNDAMENTO基础上逐步以世界语文献丰富起来的、目前基本以NIPV大字典为标准的(事实上,给这部大字典“挑刺”的大有人在,甚至出现专门的网页)词汇。大家既然承认而且接受世界语整体上是以欧洲语言为基础,就如在中国接受普通话以北方话为基础,当维护它的权威性。比如konfuzighas 这个词,我们当然不能因为来自中文的调侃说法hutuas 更简单而试图取而代之。Necesejo 也不应该妄用cesejo(厕所)是不是?虽然后者更简约,而且还避开了toileto 和necesejo 之争(这是另一类问题。我也觉得necesejo 不是个十分妥当的词,也许还有别的地方也是“必需的”。而且不同的情况下当有不同的necesejo 。manghbastoneto 也略有类似问题)

人名地名:我们已饱受此类“词汇”折磨。依我看,人名地名与其说是词汇,不如说是符号。尽管前些时我按法国朋友的要求,在大家讨论的基础上,给出了一些中国地名的汉语拼音转写世界语的形式,附加在汉语拼音形式之后,但从原则上,我同意范柏泉的观点:所有人名地名尊重各语种的写法----我所附加的唯一的条件是:必须拉丁化!(这也可以另外深入讨论)。至于那些“符号”里是否含有世界语字母表所没有的W X Y 或者各式各样的帽子、靴子,所造成的识读问题不会比纷纷转写为“正宗”的世界语所带来的纷乱更严重。

特有词汇:来自于各民族、地域,表达一些用通用词汇很难表达清楚的概念的词汇。这是我们目前讨论着的争议最大的一类词汇。完全意译是不可能的,所以应当转写。但哪些应该转写?如何转写?各执一词。
先说如何转写。有人主张依据一定系统转写(音译),有的人主张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应该说各有各的道理。没有系统就会因缺乏标准而降低效率,甚至造成混乱。拘泥于系统有时转写出的词汇在音和形上又不一定比根据具体情况灵活转写的来得妥帖。这都可以举出例子来。比如用较通行的“张宏凡系统”转写的,有些词汇在音和形上就比较繁复、拗口。还有SAUXKIO的另一“张氏系统”,虽然我还没有详细研究,但就其举出的例词看,有不少与汉语发音差别较大,似乎还应斟酌。
我的意见:转写的事,虽然看起来复杂,实际上并非做不到,一有前人做出的那些尝试,如胡国柱老师在《世译武汉》里面回顾的;二有宽松环境和先进便捷的工具(学术言论自由和互联网);更有众多“好世之徒”的热情和水平。有再多的汉字和词汇,但音节就那400多嘛!不妨有兴趣者都花点时间一一试过,然后“择其善者而从之”,甚至一不留神会凸现出一套更合理的“系统”来!
至于转写词汇的数量,王崇芳老师当然出于慎重的态度,编字典时是很有保留的。而且大家似乎也觉得无标准可依。那么我斗胆建议一条原则:只要是客观存在的事物,在字典里就应当有相应的词条。如果此词条是事关中国的,且又没有相应的世界语词汇,就应该大胆转写。中国人不转写,谁来为你转写?所谓“舍我其谁!”

另外,对专家给出的结论(不是定论),尽管大胆质疑。比如国柱老师推崇的FANO,我觉得和PANO非常地对应。但反过来说,把差不多的东西当主食的日本人、越南人等会不会象我们争VEJChO一样出手呢?胡旭和我还分别提出了MIFANO和RIZFANO的说法。后者当是意译+音译的一例,聊搏一笑。


上帖中建议对汉语的400多音节进行转写尝试,对于解决“中国词汇”世译当然还远远不够。按照我自己“具体词汇具体对待”的观点倾向,也许更重要的工作是在王崇芳老师字典所收(中国)词汇的基础上,大家补充、讨论,提出自己的译法、转写法,集腋成裘,才能解决问题(最实惠的是对大家厚望着的王编大词典的定稿有所助益)。而400多音节转写的工作可以为此、为此后的应用提供基础指导(而不是“铁律”)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