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世界语学习论坛世界语学习讨论区胡国柱老师帖子专区 Afiŝejo por Guozhu → 吴越三喜临门Ubeko en felicxoj

您是本帖的第 225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吴越三喜临门Ubeko en felicxoj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吴越三喜临门Ubeko en felicxoj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三年前,国柱曾经用世界语为吴越写过一首回旋曲,见
462 吴越生活被扭曲 Ubeko 2008-3-9 1:09:43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4270
后来被编入《中国画廊·国柱回旋曲108首》之第55首。
今天在网上浏览吴越先生的博客:
新80后  吴  越   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b039001017q46.html
* 今天三喜临门 (2011-05-29 07:26:41)
    今天是我80岁生日,将举办寿宴;今天也是我喜结良缘的日子,要举办婚宴;今天还是我第一百本书《另眼看和珅》的首发式。河南文艺出版社的总编辑单占生先生和责任编辑许华伟先生专程从郑州赶来,还有许多知名作家、出版家出席首发式。因此是三喜临门,喜气洋洋! 相关报道,请看明后天的本博。
* 三喜临门话沧桑(上)2011-06-04 10:55:3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b039001017qci.html
* 三喜临门话沧桑(下) (2011-06-03 09:10:11)转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b039001017qbg.html
得悉先生三喜临门,且夫人为我们湖北老乡。国柱故为之又写了一首新的双语回旋曲,以志祝贺。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6/9 16:24:54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2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Ubeko en felicxoj

Ubeko en felicxoj dronas
ecx trioblaj, dank' al favoro
de sorto kiel la auxtoro
de la centa libro. Kaj sonas

naskigxtaga kanto. Imponas
okdekjara fekundlaboro.
Ubeko en felicxoj dronas
ecx trioblaj, dank' al favoro

de novedzino kiu konas
lian vivsperton kun adoro:
"Sufero farigxas trezoro."
Nauxan simfonion komponas,

Ubeko en felicxoj dronas!

喜闻吴越,三喜临门。出书百种,著作等身。
八十大寿,喜作新人。喜闻吴越,三喜临门。
宝贵财富,苦难人生。良缘堪羡,伉俪情深。
诗贺吴越,三喜临门。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6/9 16:27:56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3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下面摘抄吴越博客中与世界语者有关的一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b039001017qbg.html
郑伯承先生,也是我在劳改农场认识的右派朋友。不过他不算我们的“难友”。因为他是在上海医学院读书的时候划为右派的,按第五类处理:戴上帽子,不送劳改,毕业后分配工作,属于“内部控制使用分子”。他在学校里成绩不错,却被分配到偏远、荒凉的劳改农场来工作。他被安排在茶淀农场、也就是清河农场七分场门诊室当医生。一个分场的“门诊室”,按例只有一个医生,内外妇儿,各科都看,而且没有护士。说白了,就是一个“万金油大夫”。在这种除了听诊器之外没有任何医疗设施的门诊室独自一人工作,要想提高业务水平,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在郑先生十分好学。他在这里自学了六门外语,其中包括世界语。

世界语Esperanto,是波兰人Zamenhof博士在一百多年前创造的一种人造的“中立”语言。名词、动词、副词、形容词都有明显的词尾,基本单词只有一千多个,而且基本上都是国际通用的词根,至少欧洲人一看都明白;但是组合变化无穷。每个词在句子中都有自己明确的身份。例如我是mi,爱是ami,你是vi;组合成我爱你,则是Mi amas vin. 其中mi 是主语,形式不变,amas是动词现在进行时,是谓语,vin是目的格宾语,在词后加一个-n。这样,每个词的身份明确,词序就可以随便,说成Mi vin amas; Vin mi amas;甚至Vin amas mi,都是“我爱你”。如果要说“你爱我”呢,那就是Vi amas min; Vi min amas,或Min vi amas. 就这样简单。世界语方案一公布,由于它很容易学,又没有“民族感情”问题,立刻得到全世界各国的欢迎。各国都有世界语协会的组织,每年都要在某一个国家举行国际性的世界语者大会。

二战期间,苏联的世界语协会被斯大林作为“里通外国分子”取缔了。中国的世界语者在毛泽东的支持下,不但没有取缔,还得到了发展。解放后各地成立了世界语协会,全国成立了总会,《人民中国》杂志还出版了世界语版El Popola ?inio(直译就是“来自人民中国”)。我是1952年在上海跟老世界语者洪启尧先生(Hon?io)学的。1956年成立文字改革出版社,社长陈原和总编叶籁士都是世界语者(也是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的会长、秘书长),当时出版社计划出版一套从汉语查外语的词典,用汉语拼音做索引,其中的《汉语世界语词典》,就由我来编写。我进劳改队以后,这个工作并没停顿,在我写小说之前,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在继续编写。

文革期间,中国的世界语运动也遭到了破坏,凡是和国外世界语者通信的,无一例外被打成了“里通外国分子”,受到批斗。当时继续和外国人用世界语通信的,只有我和天津诗人阿芒两个人。阿芒为此被捕投进了监狱,最后瘐死狱中。我则因为已经在劳改农场,身处台风中心,反倒相对安全一些,没有受到冲击。当时我和韩国、日本、越南、新加坡、波兰、捷克、荷兰等十来个国家的世界语者通信。我有一台世界语专用的打字机,为了减轻邮费的负担,又尽量用明信片,所以有“透明度”。当时我一天的工资是1.07元,但是寄一封亚太地区的国际信件,邮费就要1.20元。我是从“牙缝里省出钱来”,从事这一“平民外交”工作的。当时国外的世界语杂志正在报道中国政府控制、阻止世界语者和国外通信,我就写了一篇长文章《谁说在中国用世界语通信不自由》,以我自己为例,说明世界语通信,并没有受到阻挠。文章发在世界语国际性组织的机关刊物《Esperanto》上,整整两页。杂志我没收到,是日本的世界语朋友复印一份寄给我的。为此叶籁士同志还专门把我叫到北京去“劝阻”我。他告诉我:阿芒已经死在监狱里,如今只有你一个人还在和国外通信。形势非常危险,要立刻停止活动,等等。我回来以后,我行我素,居然也没事儿。

下面这封信,就是日本朋友中山钦司(Nakayamakinzi)寄到劳改农场的。收信地址是“茶淀车站104-2信箱”,收信人是W.Y.Ubeko,也就是我。

后来我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郑伯承以后,才知道我的国外来信,都是经过审查的。劳改农场的干部当然不懂世界语,但是他们知道郑伯承会世界语。于是我的来信,大都先给郑伯承看过,认为没有问题,这才给我。实际上,还有许多信件、书籍、杂志没给我。1976年5月唐山大地震,我所在的清河农场四分场传达室倒了,从里面清理出来大批的世界语书刊,就是扣押下来没给我的。

落实政策以后,郑伯承到了大百科辞典出版社,负责编辑医学方面的词目和杂志。我七十岁生日,他还来参加我的寿宴。这次他专门为我的婚礼写了一首诗:

著述堆成八尺身,
壮心犹似少年人。
丝萝将结真堪羡,
几世修来枕簟亲?

     翻译成世界语,就是:     

Vi estas fekunda verkisto
Kun alta aspir’ de junulo
Por akiri felicxan edzecon de vi enviinda
Do kia numero de generacioj ja estas necesa

在今天的婚宴上,我请他用世界语朗诵他自己写的这首诗。虽然没人听得懂,也算是一种别开生面吧。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6/9 16:30:06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4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新浪网友2011-06-07 06:39:37

拜读《求爱诗》,感慨系之,奉诗一首,以为祝贺。


      闻吴越兄喜结新人,歌以贺之

                               程显好
 
   千里京师传彩讯,括苍喜遇楚天娇。

   前生旧友曾连理,今世新知再踏桥。

   满腹雄文堪救国,一身正气敢扬镳。

   “贼船”舱内风光美,有幸谁人伴掌艄?


 
        闻“新嫂子”与您有“共同语言”,最是难得。晚霞无限好,难遇是知音,看来上苍有眼也有情,碰到执着如"括苍山人“者,也会感动的。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6/9 16:32:46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2
积分:25928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5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求婚诗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吴越博客摘抄]

这时候,她提出让双方子女互相见见面的主张。我则决定趁热打铁,当着双方子女,向她求婚。还是按照她湖北佬的口味,我们在九头鹰定了一间小单间,把双方子女都请来。

应该怎么求婚呢?总不能像小青年那样,手拿一枝玫瑰花,单腿跪下,说一句:“亲爱的,你嫁给我吧!”

想了半天,决定以我作家特有的风格,别开生面,通过文学的形式来求婚。

我写了一首诗,在晚宴开始之前,当着双方子女的面,我向她朗诵:

我的求婚诗

我是个耄耋老头,
又不懂时尚风流;
除了满肚子杂碎,
几乎是一无所有!

难得你不嫌我老丑癫狂,
还爱读我写的破烂文章。
你说你和我有共同语言,
愿意和我共度晚霞时光。

我一生为追求自由和民主,
不惜牺牲家庭亲情和幸福;
如果你不怕上错了“贼船”,
让我们一起披荆斩棘走上共同奋斗的道路!

我不说世界上我最爱的是你,
因为我更爱的是光明和真理。
如果你不嫌我给你的太少太少,
来吧,亲爱的,我等待着你扑进我怀里!

下面的事情倒简单了,她扑进了我的怀里,孩子们一鼓掌,婚姻关系,就这样确定下来了。这次“九头鹰”聚会,就算是没有仪式的订婚典礼吧。孩子们唯一不满意的是:没有事先通知他们,只知道互相见面,一起吃饭,不知道还有这一场精彩演出。不然,至少应该买一束献花,送给双方父母的。

她明确宣布:不做情人,要做妻子,因此必须进行婚姻登记。至于双方的婚前财产,主要是住房,原则上各由各自的子女继承。下面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只要等待时机进行婚姻登记,就可以举办婚宴婚礼了。说是要“等待时机”,其实就是去取得姐姐包括胡家大院亲人的同意和支持。我这个“年已八十”,是明码实价的“硬指标”,是最容易引起反对的理由;至于什么身体健康,思维正常,那是软指标,除了当面体验,没见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因此,她需要一个时间,让家人慢慢儿了解我,包括在石宕的时候和她的家人见面。——这一工作,2011年逐渐实现了。她先介绍亲友们看我的新浪博克,然后把我带到她姐姐和姐夫面前,让他们当面审核。到目前为止,还没人反对,——当然,也包括开始怀疑、后来逐渐消除怀疑的人们。

胡兆芳是在订婚之后,才第一次踏进我家那个“人圈”的。不说“猪圈”而说“人圈”,仅仅因为没有猪,不然,和猪圈也没什么不同。倒不是我存心要瞒她,说起来,我也曾经把房间里的糟乱景象拍了好几张照片发给她。只是到了实地,比照片上的,比她想象中的景况还要乱得多得多。她说:我的家,可以称为“京城第一乱”,不会有人比我的家更乱了:乱到几乎连“插足”的地方都没有。我说:我的书房里堆满了书,哪儿哪儿都塞慢了书,这才是“写作”用的作家书房,而不是“供参观”用的作家书房。我的住房,在整座宿舍大楼中,还算是最大的。乱的原因之一,是书太多。我自己出版的书,出版社一般都赠送120册,有的还送200册;有的出版社不送那样多,我就自己买,反正朋友那里不能不送。我送朋友们书,朋友们出了书,也不能不送我。于是水涨船高,不但书房里、臥房里,连阳台上、走廊上都是书。乱的原因之二,是女儿也有许多书。我有卧房和书房,她只有一间十个平方米的卧房兼书房,两面墙上都放满了书,衣服就没地方放了,于是就来一个“领土扩张”,侵略了我的书房:我的书柜,变成了她的衣柜,不但占领了书柜的上层,还把书橱的前面也占领了。我要取参考书,首先要把她的衣服一包包搬走。乱的原因之三,是我没时间整理。我把时间都用在写作上了,只要能坐下开电脑打字,别的地方乱,只好暂时不管它。

胡兆芳皱起了眉头:“你这个‘人圈’,叫我怎么让姐姐来看哪?”

我说:“等咱们领了结婚证,你姐姐如果因为我家里乱而反对你嫁给我,也来不及啦!”

好在她有信心改造我,包括我的不修边幅,也包括我的居住环境。当然,问题是要有时间。

于是,“她改造我,我改造她”,两道轮回,开始运转了……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6/9 16:43:33

 5   5   1/1页      1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6 - 2018 Elerno.Cn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页面执行时间 0.07813 秒, 4 次数据查询